“新喜剧之王”?

今年贺岁档就俩字,奇幻。有人说是神仙打架,有人说是菜鸡互啄。你说奇不奇幻。

要我看,这最奇的是,这个春节档把所有在喜剧届“有一定地位”的人,都炸出来了。怎么看怎么鲜血淋漓。

先是周星驰,他电影的名字暗喻了春节档的纷纭——《新喜剧之王》,是谁呢?我听到的答案里,他自己是得票最少的。回到1992年,全年的票房排名前五里,都是他的喜剧。而如今,他造的梦,大家流着眼泪也不信了。

接着是葛优,以前冯式贺岁片里的一座山。上春晚和蔡明、潘长江一起演了个小品,演完叫我们知道除了他自己笑场,还没什么人能勇攀高峰。笑完甚至有点心疼,葛优承接着低幼的戏剧转折,让我们想喊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葛优的冷幽默可不止那一亩三分地。《甲方乙方》里,一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火死了。如今谁还能忘得了“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看我都能发语音。

宁浩跟黄渤、沈腾、徐峥攒了一个局,这是“疯狂”系列的第三部,黄渤在里面演了一个耍猴人,沈腾演了一个见钱眼开的朋友,徐峥比较搞笑,演了外星人。片子的风格依然是猛、脏、紧张。要说好看吗?足够合家欢。要说有多好看,黄渤+沈腾+徐峥的期待值总和,宁浩只填满了一半。另一半我看徐峥、黄渤、沈腾围在一起盘腿嗑瓜子也能满足。

或者看沈腾和徐峥皱着眉头拍照,也能满足。

拆开这个组合,他们都是各自为王的。

宁浩之后,喜剧电影里该着了“囧”。徐峥和王宝强搭档,两人一起《人在囧途》。这部电影留下了一个经典的梗:

“黄河的水真黄啊。”“大哥,这是长江。”王宝强脸黑黑的,在江边踟躇。

第二部《泰囧》里,徐峥也穿着名贵的西装,被王宝宝折腾得几乎疯狂。最后票房得了12亿,这个数字在当年就是“白日梦”。白日梦票房让徐峥成了喜剧灵药,可它作效的时间太短暂了,到了港囧已经笑得疲乏。

反而是黄渤,在《疯狂外星人》之后成为中国影史里首位突破百亿票房的演员。最能造就白日梦的,不是什么神仙技巧,就是踏实和时间。但黄渤是新喜剧之王吗?

好像也并非如此。

说喜剧演员,太局限他了。但说新喜剧之王,这个烫手山芋,谁也接不住,谁也不想接。

此时不能忘了提一句王宝强。这样一看他、黄渤、徐峥都是经历过喜剧过渡的人。演过冯氏喜剧,跟徐峥“囧”过,今年夹在星爷电影里跟别人三分天下,去年《唐人街探案2》狂揽几十亿票房。

但即便如此,王宝强的喜剧功力还是这波大神里最被质疑的那个。也许因为票房膨胀的越厉害,观众越不会给任何人轻易“封神”。

也许因为,那个“封神之作”早就过去了,或者根本没到来。

韩寒也做喜剧。上一次他找了邓超和彭于晏,别出心裁的邀请了李荣浩,拍了《乘风破浪》。今年他找了沈腾,由此沈腾“霸道”地站了两个停车位。

沈腾算新秀。

有人说,现在的沈腾,好像几十年前的周星驰。掰着指数数一下《飞驰人生》加《疯狂外星人》的票房,光这个春节档,他就有40亿了。可沈腾做一个采访点评点评饺子,都要高过电影里的人物讨论。

电影宣传时沈腾跟韩寒做一个采访,充满火药味(故意的吧)。他觉得韩寒傲,可沈腾其实也挺傲,他能当面对着韩寒说,“你的个性是小众,而我是大家都喜欢。”这句话很好,这句话令人唏嘘,这句话让我下结论:今日的沈腾好像昨日的周星驰。但我们终再难遇至尊宝,难遇紫霞,难遇功夫,难遇黎叔,难遇傻根。

我只见,白云苍狗,今日我们瞧不上的,也是昨日垫着脚追捧的。

喜剧是什么?令人发笑就是喜剧吗?令人大哭就是喜剧吗?喜剧是喜景衬哀情吗?喜剧是愚弄自己还是愚弄世人呢?好像从没有答案。唯一识得这世间的是:

英雄暮年,各人的命运像云彩一样在天上流。人间喜剧,终究看过之后,无限叹惋。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 豆瓣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别忘了点个赞哦~

该文章转载自:猫咪maomiav最新域址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