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锋

浙江杭州市滨江虞关荣涉黑案,经过一年多侦办并将59名涉黑团伙移交审查起诉后,这一团伙能在当地兴风作浪、横行霸道许多年背后的保护伞也于猪年春节期间被公开曝光。据浙江省和杭州市纪委监委公开的消息,这一保护伞中上至浙江省公安厅治安监督管理总队原总队长、杭州市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下至派出所所长以及其他官员共计27人涉案其中。从纪委监委公开的信息看,这27人中,仅警方、政法、法院等涉案人员就多达18人。那么,在全国已经被公开的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涉案人员中,司法系统人员占比为何如此之多?

从公开的杭州市滨江虞关荣涉黑案情看,这是一个“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涉黑团伙,他们以开办多家企业作掩护,采用非法手段牟取巨额利益。比如,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垄断了杭州滨江土方、市政绿化、土建工程项目,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治安秩序和营商环境,同时还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等。这类团伙,除了需求当地涉及市政、土建等官员的保护,或者利用这些官员手中的权力为该团伙牟利外,肯定也要寻求司法人员的庇护。而这个团伙寻求的保护和庇护的人员之多,涉及之广,的确也让人感到惊讶。

从公开的信息看,杭州市滨江虞关荣涉黑团伙为垄断所在区域市政、土建等工程,持续不断的拉拢腐蚀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及其所在辖区滨江区的党政干部,其中,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两任党工委书记、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城建指挥部原总指挥、智慧新天地建设指挥部原总指挥、副总指挥等都被该团伙围猎。可见该团伙目标明确,寻找的保护伞根深叶厚,以及能长期被其所用等。

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杭州市滨江虞关荣涉黑团伙在司法机关寻求的保护伞人数之多、涉及范围之广。纪委监委查处的情况表明,杭州市滨江虞关荣涉黑团伙寻求的庇护从浙江省公安厅治安监督管理总队原总队长,到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滨江区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杭州市滨江区委原常委、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原委员、杭州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分局原局长,以及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滨江区委)政法委原副书记,甚至杭州市西湖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原大队长、上城区公安分局反恐大队原大队长等也涉案其中。更甚的是,他们还围猎了法院专职审判员和监狱副调研员。正是这18个涉案的司法人员为虞关荣涉黑团伙撑起的巨大的保护伞,让该团伙能够对当地工程项目垄断的同时,还敢涉嫌聚众赌博、吸毒等多种违法犯罪行为。

青锋注意到,在浙江省纪委监委对外发布的有关消息中,浙江省纪委监委把这起案件称之为“近年来查处‘保护伞’规模最大、时间跨度最长、涉及面最广的案件”。并严肃指出,“涉案的大部分都是政法系统的干部。这些本应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保护神’,却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充当起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不仅严重违反了党纪国法,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更严重破坏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那么,这些人是如何蜕变、沦为涉黑团伙的工具,则需要我们对他们绳之以法的同时,做认真的总结,以警示来者。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