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本言情小说被吹爆了,口碑炸裂,老书迷都看得流连忘返

《江山为聘》

孟廷辉,大平王朝有史以来第一个以女子进士科三元及第入翰林院的奇女子。十年前的她被他从死人堆里救出来,蓬头垢面口齿不清。十年后的她才学满腹、冠盖众人,于女子进士科上大放异彩,成为了朝中二十余年来最令人瞩目的女官。她处事圆滑,心机多端,为了往上爬而不择手段,视飞黄腾达为人生第一目标,数年来从一个小小的正六品翰林院修撰一路升为与诸多老臣平起平坐的参知政事,被朝中清议冠以奸佞之名而不在乎,行事苛酷阴狠、对人不留余地,令一朝上下人人畏恶,可却没有一个人懂得她这么多年是如何过来的,更没有一个人知晓她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那一个龙座高高在上,那一个男人聛睨天下,她心甘情愿地伏在他座下,看他固江山,看他养百姓,看他治太平,看他一步步成为大平王朝有史以来最强悍的一个帝王。当年他救了她,现如今她报答他,就算是成为他一世帝业的垫脚石也无怨无悔,可她算尽了一切,却唯独没有算到,其实他也爱着她。一个是尽享天下盛名的英明雄主,一个是背负千古骂名的奸佞之臣,他们的情路注定布满荆棘……

《改尽江山旧》青垚

一夜之间,整个燕州前线的大营都竖起了承铎的大将军鹰旗。突如其来的大雪把这边城塞外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人迹愈加寥落。而此刻燕州大营的中军帐里却是暖意融融。大账的主案上横七竖八地堆着些纸折笔墨。一壁挂着副硕大的地图,标着燕州至云州共两千里的防线驻军。而另一侧却摆着一个五尺长的矩形铁炉,里面烧着通红的炭火。如今那铁炉上正烤着一架全羊。这羊身已先用匕首划出了格子,抹上麻油料酒,搁一夜让它入味。烤时火候需适中无烟,先刷一层薄油,烧热之后再刷一层酱,反复翻转刷上作料。快烤好时,再撒上少许孜然,香飘十里。此刻羊身“滋滋”冒油,正是金红油香,外酥里嫩之时。围坐一旁的三人早已挽袖擎杯,大快朵颐。承铎在铜皮盘子上细细地切着羊肉,划成小块放进嘴里,缓缓地说:“我让你们歇了一天,今天请你们吃一顿,吃完了立刻给我上马走人。”赵隼托着盘子转向杨酉林:“他哪里是想请我们,分明是自己想羊肉吃了。”承铎却不理会,接着道:“李德奎闪击休屠右翼之后北进一百里,正隐蔽休整;赵老将军合击休屠前锋后,左上三十里待命。你们两今夜各带五千人,分左右路,带硫磺火引,接近休屠行营了,就放起火来,赵李二人依火光为信。你们尽量往他们两人的方向靠拢,把人向我这边压。”

《大唐明月》 蓝云舒

卢青岩点了点头,走到西州府兵面前,上下打量了那位团正一眼,抱了抱手,“这位团正,不知你对大都护的军令有何异议?”团正把腰刀一收,顺着鼻梁看了卢青岩一眼,冷笑着道,“大都护要派人入西州,光明正大进来便是,为何要先派小队以回报军情为名入城,扣住守城军卒,再大队入城?你们行事如此鬼鬼祟祟,又动手伤人在先,如今还想要我等放下弓刀,听你们调遣,我呸!”这团正生得高大,居高临下骂得酣畅淋漓,那一声响亮的“呸”更是带得唾沫横飞,卢青岩再是定力过人,不由也退了一步,抱手笑道,“这位团正误会了,我等此来西州,乃是奉命清查贼逆同党,事先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因此才不得不如此行事,所谓军令如山,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团正体谅只是大都护确有军令,西州府兵当听从周校尉节度,若是团正执意违抗军令,须知军法无情,日后若是追究起来,便是麴都督也护你不得!”那团正沉默了片刻,卢青岩心里一松,正要再说几句,团正已冷冷的道,“日后之事,日后再说!今日不见都督,想让我等放下弓刀,却是休想!”

标签: none